加香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加香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钮文新是主动预调还是被动应对

发布时间:2021-01-21 17:16:31 阅读: 来源:加香机厂家

钮文新:是主动预调还是被动应对

工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2012年前两个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同比下降5.2%,企业的亏损面升至20.4%。工信部说:中国工业增速放缓,主要是需求特别是外需变化的客观反映,同时也是宏观层面调控的结果,总体上符合预期。但同时也指出:对微观层面反映出来的困难和问题,需要引起高度重视。针对问题,正在研究加强预调、微调的一系列相关措施。  毫无疑问,目前中国工业经济的现状与国际大环境下中国自身的宏观调控的力度和方向密切相关。我们之所以一直认为“过调”或“超调”,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当外需锐减之时,中国不应当大规模压制内需。  实际上,货币政策这一“总量政策”,关乎所有企业的命运,而却无法担负过多的结构性职能。要调结构可以,但必须在总量适度的前提下,加大财政结构性政策力度。这样,才会有足够的资本量流向被支持的产业方向,而传统产业不至于立即死去。整体经济才可以保持平稳运行。  实际上,工信部又一次开始研究如何所谓“预调、微调”的政策,恰恰证明了宏观经济政策“过调”。否则,根本不必担心“微观层面出现困难和问题”,更不必予以高度重视。  我们说央行一直倡导“逆周期”调节,但自己实际并未做到。逆周期调节讲的是:当经济发展方向已经按照宏观经济调控预期方向形成趋势性变化之后,宏观调控力度必须随之减弱,这就像载人卫星返回地面,着陆瞬间必须得有一个反向推力一样,不然人就摔死了。  但我们不是,我们往往以“巩固宏观调控成果”的说法,最后时刻变本加厉,结果形成“过调”,然后再180度大转弯,甚至为了掩饰“过调”的错误,执拗地坚持错误。我们说过许多次,宏观调控重要的不是方向选择正确,而重要的是力度拿捏的艺术。因为,方向太容易选择了,但绝不是方向正确就可以无所顾忌,而必须做到,即让宏观经济按照正确的方向发展,又必须确保市场信心不受伤害,经济活力保持状态。  遗憾,我们总是为了方向而无所不用其极。以致市场信心受到严重伤害,经济活力“两极摇摆”,并为此付出极大代价。不是吗?工信部开始采取措施托住微观经济,哪那么容易,所有措施都意味着代价。  当然,“尽管一季度中国工业增速持续回落,但是从运行的趋势看,当前工业运行的形势总体稳定,属于缓中趋稳。特别是从2012年前3个月的具体数据看,经济增长的环比增速分别是0.63%、0.84%和1.22%,说明月度的产出是逐步增加的”。不过,这个增加是商品量的增加?还是商品货值的增加?如果仅仅是后者,根本不足以说明生产增加,因为那很可能是涨价的结果。  无论如何工信部现在的做法都是正确的选择,而从总体看,发改委、工信部等实际部门已经开始行动,已经开启“反推火箭”,但愿成功着陆。不过,这是主动预调还是被动应对?我看像是被动应对,因为现在才开始研究,说明过去没想到,也没有预案。另一个关键是央行,它早就应该开启“反推火箭”,而现在还在羞羞答答,其它部门的预调效果会被大打折扣。  过去两年来,多数的欧洲决策者及美国的许多政治人物与学者始终沉缅于一项极具破坏力的经济理论。根据这项理论,各国政府因应经济严重衰退的方法,应该是紧缩财政并缩小开支,借以平衡预算,而不是按照教科书的说法,必须扩大开支,以抵销民间需求减少所产生的冲击。  批评者一开始就强调,衰退期间紧缩财政只会导致衰退更严重。然而紧缩派声称,结果一定相反。为什么?因为信心!欧洲央行前总裁特里谢曾经说:“可提振信心的政策必将助长而不是阻碍经济复苏。”美国国会的共和党人附和这项说法。背后的概念是,信心效应必定会出现,然后奖赏决策者的财政美德。  好消息是,许多有影响力的人士终于承认,信心效应是神话。坏消息是,尽管如此承认,欧洲与美国短期内似乎不可能改弦易辙。我们从未完全拥抱这项理论,但实际上却仍采取紧缩政策,只不过是以大幅缩减州与地方政府的开支及雇员来进行。  对信心效应的坚定信仰,曾经在欧洲发挥良好的效果,正如它在胡佛时期的美国发挥效果。在西班牙以至拉脱维亚的欧洲边缘地带,紧缩政策已经产生相当于大萧条的严重衰退及失业,信心效应至今却不见踪影。就连在英国也是如此,英国两年前就改采紧缩政策,获大西洋两岸的决策精英同声喝采。  这不是新闻,因为紧缩政策无法奏效的结果早已非常明显。然而欧洲领袖一再否认,声称他们的政策随时都会奏效,同时根据最薄弱的证据庆祝自以为是的胜利。长期承受煎熬的爱尔兰两度被捧为成功的实例,分别是在2010年初与2011年秋季,但所谓的成功每次都化为泡影。采取紧缩政策三年后,爱尔兰经济仍未真正复苏。  然而过去几星期以来,部分现象已经改变。荷兰联合政府因为有关紧缩政策之争而瓦解;隐约反对紧缩的社会党候选人欧兰德在法国总统大选首轮投票中领先;经济报告显示,英国在当前衰退中的表现不及1930年代等因素。这些发展似乎终于打破一味否认的铜墙铁壁,各方突然承认,紧缩政策罔效。  目前的问题是,他们准备怎么做?我担心,答案可能是,他们不会有什么作为。  原因之一是,紧缩派放弃希望之余,似乎并未放弃恐惧--声称如果不缩减开支,我们势必步上希腊的后尘,承受借贷成本大增的苦果。  宣称唯有紧缩才能安抚市场,与宣称信心效应会带来繁荣的说法同样错误。大约三年前,华尔街日报说,债券义勇军(bond vigilantes)已对美国国债展开攻击;但今天借贷成本不仅维持在低档,甚至已减半。10多年来,日本一再面临有关债务的严重警告,然而至本周为止,日本的长期借贷利率不到1%。  如今,严肃的分析家声称,经济衰退下采取财政紧缩政策可能产生反效果,后果包括导致经济萎缩更甚与冲击长期岁入。换言之,紧缩政策可能使债务前景更恶化而不是改善。  信心神话看似已经破灭之际,赤字恐惧的故事仍然受到欢迎。扞卫英国政策的人士罔顾检讨这些政策的呼声,即使它们无法产生效果亦然,理由是,放宽紧缩将导致借贷成本大增。  我们因此陷入殭尸经济政策的绝境。这些政策早该抛弃,但却持续存在。恐惧统治何时结束的问题无解。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