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香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加香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江南春遭遇短信门

发布时间:2021-01-21 03:31:10 阅读: 来源:加香机厂家

如果不是一块绊脚的小石子,2008年对江南春来说,又是另一段星夜兼程的路程。

3月5日,分众传媒宣布江南春辞去CEO一职,职位由原副总谭智接任,江南春今后担任董事局主席,将投注精力重点开拓无线和互联网两块业务。按江南春去年年底透露的计划,分众将于今年二三月之际分拆门下的无线业务,独立上市。

“我将一路奔跑,直到把所有的竞争者都甩掉。”——这位前文青曾用略带诗意的句子来描绘自己脚下的长途马拉松赛程。

满打满算的日程表,十天之后就被一起小小的“短信门”事件给搅黄了。3月15日,央视的“3·15”晚会用了将近半个小时曝光了垃圾短信制造内幕,同时对分众传媒旗下分众无线进行了重点曝光和暗访,揭开了垃圾短信制造的流程和内幕。

在暗访镜头中,分众无线的工作人员很得意地告诉记者,他们掌握了目前国内近一半手机用户的信息资料,包括小区业主,工商企业主,车主,手机大客户,公务员,保险以及银行贵宾,房地产投资者等九大业务领域。他甚至还举例说当他们将北京第六俱乐部高层的联系电话、地址等信息摆在对方面前时,对方都很吃惊。

这一次,卖广告的江南春并不比帮忙卖减肥药的郭德纲幸运多少。数日之内,社会舆论沸沸扬扬,纷纷抨击分众传媒下属公司引以为荣的手机短信广告业务,并对分众传媒这样一家大公司的社会责任感提出质疑。

分众危机公关的处理不算高明。事发之后,江南春本人拒绝对此做出回应,副总裁谭智则坚称是“孙子公司”所为,根据分众传媒统一的对外口径,“江总和公司高层正在对短信门事件在公司进行内部调查”云云。所有的一切,都在努力撇清分众传媒和旗下全资子公司之间的干系。

要说江南春完全不知情,实在让人难以相信,即使是分众找到了替罪的羔羊。因为用垃圾短信轰炸手机终端用户,或者说——把广告信息送往定位精准的客户群,这正是江南春和分众多年以来殚精竭虑、孜孜以求的。

不知从何时开始,生活在京沪广这样的沿海大都市的人们发现,要让自己的眼睛无所事事个片刻,竟然成为奢望。无论是公车上、出租车中、大街上,写字楼,超市、医院、网络、电影院,甚至自家公寓的电梯里,无数液晶屏上的俊男美女们,要拉开我们重重的眼皮子,向我们叫卖各种并非生活必需品的各种物件和服务。

这就是江南春所谓的“生活圈媒体群”广告帝国,无孔不入,无处不在,既让人感觉到现代的切实存在,也令人无可奈何。

成功登陆纳斯达克之后,江南春揣着兜里的真金白银,对各种广告新媒体进行了一系列并购收购。短短几年间,分众用现金、股票的方式买下了大约10家竞争对手。

2006年1月7日,分众再以3.25亿美元,合并平板电视广告市场的主要竞争对手——聚众,分众由此一跃成为中国最大的户外广告平台;3月21日,以3000万美元收购WAP PUSH手机无线广告运营商凯威点告——当楼宇广告市场发展开始放缓,江南春把手机广告作为一个重点培育的新业务,这也是后来给他惹上麻烦的子公司;8月31日,分众收购影院广告公司ACL,后更名为分众传媒影院网络,该网络覆盖全国120多家电影院,票房收入约占全国影院的85%。

2007年2月28日,分众传媒以2.25亿美元收购在线网络广告商好耶,由此染指中国增长最快速的广告市场;9月,分众证实已将国内数据咨询公司艾瑞咨询收入麾下;12月,分众斥资1.684亿美元现金买下了国内最大的卖场电视广告运营商——玺诚传媒。今年1月14日,分众对炎黄健康传媒进行战略投资,以500万美元换得20%的股份。

至此,国内前10家新媒体广告代理公司大半改了“江”姓。在江南春的整合思路下,分众传媒将其广告渗透到了楼宇、公寓、手机、电影院、超市、互联网等等所有能把我们包围起来的地方,一个中国最大的“生活媒体群”。

中国的企业家们从近年的惨痛经历中明白一个道理——多数时候,整合并购是一枚看起来很炫、吞下去很苦的果子。然而,江南春的一系列整合行为称得上成功——2005年分众传媒初登纳斯达克时,市值仅为9亿美元。一年半后,其市值膨胀为43.3亿美元。这一切全拜江南春“疯狂”收购所赐。

之所以给“疯狂”打上双引号,是因为这个词和这位有着宁波人的精明、上海人的实际和谨慎的年轻富豪,很有些不搭。虽然,总有不少的质疑和担心——大肆并购会让分众传媒陷入文化整合、战线过长的风险,在这些看似疯狂的背后,这位35岁的上海富豪有着极为清晰的思路和脉络:分众的收购一环套一环,彼此相互支持共享,最后达到从量到质的巨大变化,并没有出现冗余资产。

和江南春打过交道的人,会对他的敏锐和精准颇有印象,对各种渠道的到达数据,他都了如指掌。然而,商业逻辑上的完美无缺,并不代表实施中的无懈可击。

让江南春发家致富的是一些新兴的领域,这同时也意味着法律法规不健全和游戏规则存在着灰色地带,我们或者可以说,“短信门”的发生是迟早的事。一个直接的结果是,这会让无线业务单独上市进程受阻;若是相关部门出面整顿,资本市场必然对分众无线盈利能力产生怀疑。

江南春们面临的最大风险来自政策层面。从对媒体内容和版权的审查,到网络传播的合法性,各个环节都要受到政府部门的监管。一旦政策收紧或者有变,这台中国概念的“印钞机”就会在海外投资客眼中失去往日光彩。

资本市场对分众的热捧,让江南春既满足,也备感压力。他曾感慨,“资本市场不由得你,没有增长动力就无法达到投资者的预期,不是说我们有没有竞争力的问题,是你今天表现很好,对后面都是累赘,因为大家对你的预期很高。所以,在后面的增长速度就不能很低。我们的压力必然很大。”

一点小小的虚荣心,是促使这个上海小资青年奔跑的原动力。在人生的不同阶段,把他引向一条“通往聚光灯之路”的,先是诗歌,后来是财富和商业价值。

春风得意与万众瞩目,都是要付出代价的。自19岁在大学里创业以来,直到如今,江南春自言从没有休息过一个节假日,每天都在超负荷地工作着。他保持着平均每两天坐一次飞机的纪录。说起来有点无奈——如果不是他出面,分众的普通经理们很难见到大客户的高层。家大业大的江南春,依然是分众最重要的推销员。面对客户和投资人,他是那个具有蛊惑力的演讲者,滔滔不绝,精神奕奕。

可是,谁都能看得出他满脸的疲意、布满血丝的眼睛,还有虚胖的身材。这位年轻富豪已经透支了太多的时间、健康,或者,还有作为普通人的简单幸福——十多年前,常常在诗歌里想象和抒发爱情的前校园诗人,至今没有时间考虑家庭和孩子。

想起若干年前的一个华灯初上的夜晚,江南春和我聊起学生时代的职业梦想——“当一个文学编辑,坐在办公室里,约约文章,编编稿子。这样的生活也挺好的。”

234app彩票最新版下载

五岳乾坤再造天地福利版

星云纪元官方版

天问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