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香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加香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图凡卡凡卡教材解读和文本细读分析-【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0:23:30 阅读: 来源:加香机厂家

《凡卡》教材解读和文本细读分析自己念小学的时候,便读过《凡卡》。做小学老师之后,也已教过好几次《凡卡》。记忆中的凡卡是处于“沙皇黑暗统治”下的一个“可怜”的孩子,然而,这可怜仅是“可怜”而已,重见“凡卡”二字,我是并没有多大感触的。因为,在我的心里,凡卡只是凡卡,那只是个遥远国度里、久远年代里的一个陌生男孩。

今天,在读了先生推荐的孙绍振教授的《名作细读》之后,再一次走近凡卡,我发现,凡卡才真正成为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在非人生活下仍然对生活充满美好向往的一个真实的凡卡。

有些欣喜。先生说:是语文滋润我粗糙的感觉,是语文放飞我稚嫩的幻想,是语文点燃我喷涌的激情,是语文唤醒我沉醉的智慧。我平庸的生命,因为语文而精彩!今天,我才发现,细读文本,细读语文,我粗糙的感觉才得以滋润,我沉醉的智慧才得以唤醒。

深深自责。那几次教《凡卡》,我给孩子的可能也是一个抽象的凡卡,一个被风干的凡卡,一个并没有活在孩子精神世界的凡卡。

今是昨非,来者可追。细读之后,深深地为凡卡非人的生活感到锥心之痛,也为在如此非人重压下凡卡的那颗童心感到震撼!

1、九岁的凡卡·茹科夫,三个月前给送到鞋匠阿里亚希涅那儿做学徒。圣诞节前夜,他没躺下睡觉。他等老板、老板娘和几个伙计到教堂做礼拜去了,就从老板的立柜里拿出一小瓶墨水,一支笔尖生了锈的钢笔,摩平一张揉皱了的白纸,写起信来。九岁,一个怎样的年龄?那是小花含蕾,那是幼苗破土,那是还要躺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年龄。但是,他做了学徒,是三个月前给送到这儿来的。也许他不知道将来的生活是怎样的,但是,容不得他去想,甚至也容不得爷爷去想——乡下的爷爷养不活他!

圣诞节的前夜,那是个孩子们向往的快乐的夜晚!但是,凡卡压根就没往这方面想——他的心里,有一个巨大的秘密,一个惊人的行动在等待机会实施。

当让他恐惧的人们离去时,小凡卡开始实行了他的行动。一小瓶墨水,生了锈的钢笔,一张揉皱了纸,谁也不知道这是从哪儿弄来的,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弄来的。凡卡觉得这就够了,他认为有了这些,他就可以脱离苦海了。

2、在写第一个字以前,他担心地朝门口和窗户看了几眼,又斜着眼看了一下那个昏暗的神像,神像两边是两排架子,架子上摆满了楦头。他叹了一口气,跪在作台前边,把那张纸铺在作台上。写信之前,仍然习惯地担心地看了看周围,三个月来,凡卡已经知道,自己随时处于鹰隼的目光之下,随时可能有莫名的压迫降临,于是他总是担心的看。哦,昏暗的神像啊,是否可以救凡卡于苦海?楦头啊,那个楦头勾起凡卡彻骨的痛。所以,九岁的凡卡叹气了!九岁的孩子,他会叹气。他这一叹里,有多少辛酸的回忆,我们是体会不到的。这是凡卡第一次叹气。3、“亲爱的爷爷康司坦丁·玛卡里奇,”他写道,“我在给您写信。祝您过一个快乐的圣诞节,求上帝保佑您。我没爹没娘,只有您一个亲人了。”这是信的第一段,所谓相依为命,这既是凡卡对唯一的亲人的真诚的祝福,也饱含对自己的孤苦伶仃的哀伤。4、凡卡朝黑糊糊的窗户看看,玻璃窗上映出蜡烛的模糊的影子;他想象着他爷爷康司坦丁·玛卡里奇,好像爷爷就在眼前。爷爷是日发略维夫老爷家里的守夜人。他是个非常有趣的瘦小的老头儿,65岁,老是笑眯眯地眨着眼睛。白天,他总是在大厨房里睡觉。到晚上,他就穿上宽大的羊皮袄,敲着梆子,在别墅的周围走来走去。老母狗卡希旦卡和公狗泥鳅低着头跟在他后头。泥鳅是一条非常听话非常讨人喜欢的狗。它身子是黑的,像黄鼠狼那样长长的,所以叫它泥鳅。凡卡本是迫切地想早点完成这封信,但是,才写了一句就停笔了。因为,一写到爷爷,乡下的生活就不自觉地进入了他的回忆。于是他又朝窗户看。

在凡卡的心里,乡下,爷爷,都是极其快的乐的回忆!然而,爷爷在乡下的生活有那般幸福那般快乐吗?65岁了,在做着守夜人的工作,那是份苦差。他在大厨房里睡觉——那不是睡觉的地方,但是,爷爷也许只能在那儿睡。

老母狗卡希旦卡和公狗泥鳅在凡卡的心里,占着极其重要的位置——它们是快乐的,自由的,有爷爷有身旁,那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5、现在,爷爷一定站在大门口,眯缝着眼睛看那乡村教堂的红亮的窗户。他一定在跺着穿着高筒毡靴的脚,他的梆子挂在腰带上,他冻得缩成一团,耸着肩膀……爷爷守夜,多有意思啊!多有意思的爷爷啊!6、天气真好,晴朗,一丝风也没有,干冷干冷的。那是个没有月亮的夜晚,可是整个村子——白房顶啦,烟囱里冒出来的一缕缕的烟啦,披着浓霜一身银白的树木啦,雪堆啦,全看得见。天空撒满了快活地眨着眼的星星,天河显得很清楚,仿佛为了过节,有人拿雪把它擦亮了似的……哦,乡下的一切都是那般美好!乡下所有的一切重回凡卡的小小的心里,凡卡此刻的心里漾满了幸福。但是——7、凡卡叹了口气,蘸了蘸笔尖,接着写下去。幸福的回忆突然断了——也许是因为某个声响,也许是目光突然触及某个阴暗的角落,也许……

那都是遥远的乡下啊!此刻,它都不属于凡卡了。又是一次沉重得让人不敢想像的叹气!这叹气的同时,凡卡发现,不但没有乡下的幸福,学徒的生活却是——8、“昨天晚上我挨了一顿打,因为我给他们的小崽子摇摇篮的时候,不知不觉睡着了。老板揪着我的头发,把我拖到院子里,拿皮带揍了我一顿。这个礼拜,老板娘叫我收拾一条青鱼,我从尾巴上弄起,她就捞起那条青鱼,拿鱼嘴直戳我的脸。伙计们捉弄我,他们打发我上酒店去打酒,他们叫我偷老板的黄瓜,老板随手捞起个家伙就打我。吃的呢,简直没有。早晨吃一点儿面包,午饭是稀粥,晚上又是一点儿面包;至于菜啦,茶啦,只有老板自己才大吃大喝。他们叫我睡在过道里,他们的小崽子一哭,我就别想睡觉,只好摇那个摇篮。亲爱的爷爷,发发慈悲吧,带我离开这儿回家,回到我们村子里去吧!我再也受不住了!……我给您跪下了,我会永远为您祷告上帝。带我离开这儿吧,要不,我就要死了!……”悲苦无从诉起,就从昨晚的挨打说想吧。仅仅是摇摇篮的时候不知不觉地瞅着了,凡卡被揪,被拖,被皮带揍!老板的威压,凡卡的孱弱;老板的铁青的脸,凡卡泪水模糊的脸让人不忍想像。老板的呵斥和凡卡的哭喊两种声音让人不忍卒听。这样的情景,也许随时会发生。老板娘捞起青鱼直戳而来,她的脸凡卡不敢看,凡卡的脸让人不忍看。

NK细胞能治疗卵巢癌吗

nk细胞疗法一针多少钱呢

北京肿瘤那个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