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香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加香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牛刀中国房价跌掉90很常见那时才能入市

发布时间:2021-01-21 14:42:50 阅读: 来源:加香机厂家

牛刀:中国房价跌掉90%很常见 那时才能入市

中国房价只要下跌,就面临泡沫彻底破灭,因为中国投资人都是买涨不买跌,所以,房价会一直见底,跌一个80%到90%是很常见的。这个时候,才是我们入市的时机。

点击查看>>>牛刀最新观点  中国是个奇特的国家,经济上一方面严重依赖美元,而另一方面却管制外汇。现在面临的一切,与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情景十分相似,所不同的是,亚洲金融风暴操刀的是对冲基金,而本次是美联储亲自操刀,当然,在阵前作战的一定是对冲基金。  美联储量化宽松——美元泛滥货币寻求价值洼地——人民币升值加新兴市场发展——美元热钱大量流入——推高资产价格;美联储量化紧缩、退出QE、实行加息——市场上美元减少造成泛滥的流动性不断枯竭——中国经济不景气美元热钱流出导致人民币贬值——资产价格回落。而中国房价只要下跌,就面临泡沫彻底破灭,因为中国投资人都是买涨不买跌,所以,房价会一直见底,跌一个80%到90%是很常见的。这个时候,才是我们入市的时机。  2013年7月份,汪洋副总理在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上,网上有帖子分析是中国的要价是要求美联储暂缓退出QE,代价是加快金融市场化改革。这个消息或许还真靠谱:对话完了后美元指数神奇般的阳痿,那一定是因为市场知道美国人答应了中国退出QE的一些事情,所以判断美元不会那么快的升;对话完了后中国这边的几个重量级的行动——清查地方债、贷款利率市场化、整顿影子银行和理财产品、开放民营银行等,如果不是跟美国人承诺了,不可能这么快,而且上面可能认为有点来不及了。  关于美元的操作,我已经讲了很多,在次不再赘述。2013年,一边看《黄金崩溃》,一边看黄金大跌,实在很有趣。2014年开始,一边看美元出逃,一边看房价崩溃,可能会更有趣。财经专栏作家叶楚华提醒人们,2014年在一二线城市街上散步时要十分当心,小心有人从楼上跳下来。这个跳楼的指的就是炒楼的人。这个时候,他们所谓的金山,已经化成了水,所谓洋房已经一钱不值不说,还要赔上祖宗三代或者高利贷借出来的的钱交的首付。这就是罪恶的鼓吹泡沫有理的吹鼓手们的最后下场。只是他们还会无耻的说,这不是泡沫的破灭,而是正常调整。不过,现在这些吹鼓手已经全部闭嘴了,只等市场的清算。  中国房地产不经历一次惨烈的崩盘,就不能阻止全民的贪婪,所谓成功的标准就是拥有多少资产就会成为幻影。他们编造的种种概念,都成为谎言。中国房地产完全是一种零和博弈:零和博弈,又称零和游戏,与非零和博弈相对,是博弈论的一个概念,属非合作博弈。指参与博弈的各方,在严格竞争下,一方的收益必然意味着另一方的损失,博弈各方的收益和损失相加总和永远为“零”,双方不存在合作的可能。也可以说:自己的幸福是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的,二者的大小完全相等,因而双方都想尽一切办法以实现“损人利己”。零和博弈的结果是一方吃掉另一方,一方的所得正是另一方的所失,整个社会的利益并不会因此而增加一分。所以,中国的这种经济模式决定,看上去中国经济在增长,实际上完全是泡沫在泛滥,没有实质性的财富增加。

牛刀:2015将是最难忘的一年 中国大妈成刀下鬼  2014年,美联储缩减QE只是给中国房价泡沫剪羊毛,更为残酷的2015年。2015年将成为中国历史上最难忘的一年。这一年我把它称为结账年,中国和美国开始最后的清算。要把中国彻底搞垮,美元指数要涨上165点,这对美元指数要付出至少5次加息的代价,这对刚刚脱离经济衰退的美国经济本身来讲将会受到重创,这对美国未必是个好办法,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毕竟不是好事;如果不搞垮中国,那么中美两国可能面临势均力敌的地步。所谓势均力敌,不是经济总量和货币币值的所体现出来的国富和民强,而是互相撒赖。因为结账起来总有些事谈不拢。  可能有些读者会问,生意一直往下做为何要结账?对我们来讲可能是如此,对美国来讲可能不一样,因为美元是全球储备货币从来都是在全球各国进进出出在赚钱,这个周期在金砖四国等新经济体国家也是如此,先是到这些国家投资,并将制造业迁往这些国家;这个周期在生意不好做后,他们的资金和制造业都会迁回。2014年才能全部迁完,所以,在2015年开始结账是很正常的。他们的迁回哪怕只有一点点小动作,在市场上都会掀起惊涛骇浪。2013年6月20日,新经济体国家股市集体狂跌,就是因为资本出逃导致的。可怕吧?就是这个样子。问题还不在这里,问题是他们的出逃可能直接导致这些国家经济的崩盘。  我们都知道,美国的公共债务总额在2013年5月已经逼近17万亿美元,美国国会众议院9日投票通过一项议案,为联邦政府达到债务上限时如何支配政府开支设置优先顺序,要求联邦政府首先确保偿还国债和社会保险福利金开支。但是由于奥巴马政府坚决反对,该议案难以成为法律。此外,有民主党议员声称该议案是要把中国等主要债权国的利益放在美国民众的利益之前,此说法不准确。中国所持有的约1.2万亿美元美国国债仅占美国国债总额的约7%,美联储持有超过1.8万亿美元美国国债,是全球最大的美国国债官方持有者。事实上,美国的大多数国债由各国的私人部门所持有。  这些债务是如何产生的,为什么奥巴马毫不着急,又不和国会明着讲?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实际上奥巴马对这些债务了如指掌,也很清楚会在他自己的任期有一个了断,这就是我们必须关注2015年的主要原因。首先我们要知道的是,美国政府尽管大量负债,而美联储并没有印钞,这里面的问题是,美国的债务和货币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这才是我们要了解的。理论上,美国的债务与货币之间有一种跷跷板效应,美元信用来源的转换,即“黄金抵押→暴力抵押”,给这个世界带来了深刻影响,在一定意义上,该变化重构了一个新的世界利益博弈新秩序。该秩序有三大要素组成:一个庄家——全球对冲资本和美元套利资本,三个支柱——“美元—国债”、“美元—全球资源资产”、“美元—非美货币”,一个按钮——美元的自我循环机制。  庄家:金融学的实证数据评估是,全球对冲资本可影响金融规模几百万亿美元,比美国的17万亿资产总量大得多,在此意义上,对冲资本影响力无与伦比。实证数据显示,美元套利资本约为几十万亿美元规模。这些资本的力量非常强大,是任何国家的力量都无法抵抗的。  三个支柱:1、美元—国债,是一个跷跷板。美元与国债是一种内在的反向走势关系。该内在关系决定二者之间具有跷跷板结构。2、“美元—全球资源资产”,是另一个跷跷板,该跷跷板影响着全球格局。因为,资源分布在俄罗斯、澳洲、巴西等国;资产以黄金、楼市为代表,集中在亚洲;美元,在美国和华尔街;欧元,分布在欧盟。所以,美元是升还是贬,决定着这些国家是繁荣还是萧条。3、“美元—非美货币”,是第三个跷跷板,美元升,非美货币相对就贬,反之则反。美元套利资本的全球性、职业性操盘运作,使得这一跷跷板更为明显,该跷跷板决定了非美货币的走势和起落。  一个按钮:美元。美元作为一端,架构起全球性的三个跷跷板,这意味着,美元是升还是贬,决定了世界是繁荣还是萧条。基本内容是:美元贬,资源高涨,资产火爆,非美货币升值,相应地,资源类国家有利,资产繁荣,非美货币相对升值,全球产业、资产、货币欣欣向荣。反之,美元升,资源资产暴跌,非美货币相对贬值,美元回流,非美国家美元现金短缺,产业萧条,资产崩盘,货币贬值,全球一片萧条。  2011年5月16日,美国国债终于触及国会所允许的14.29万亿美元上限。很多读者认为,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使美国政府赤字大幅度上升,举债度日成为家常便饭,国债纪录屡创新高。截至2010年9月30日,美国联邦政府债务余额为13.58万亿美元,GDP占比约为94%,同年年底一举突破14万亿美元。2011年2月22日,在可供发债余额仅剩2180亿美元的时候,美国国会未就提高上限达成一致。终于,在2011年5月,美国国债触顶,开创了14.29万亿美元的历史新高。到2013年5月又创新高到17万亿美元,而市场对此并没有反应,反而有很多国家和私人机构增持美国国债,其主要原因就是,美国国债与美元之间的关系决定了这些债务不存在偿还的风险,因为这是美国政府的信用在背书。  在市场上,我们知道美国债务的急剧增长是在2010年开始的,同时也就是中国大肆发行基础货币后。在此之际,美联储开始实行第一期QE,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出台的。这个时间和我们密切相关。美国国债的膨胀,实际上客观上在向全球新经济国家释放流动性,这个流动性并不需要美联储自己来释放,而是全球对冲资本干的活。他们的套利资本只有几十万亿美元,却能影响全球国际资本市场200万亿美元的金融资本。这种力量是很可怕的。只要美国国债在上升,这些资本就会膨胀。他们的力量正在越来越强大。2013年6月中国的“钱荒”明明与美元的出逃有关,可那些经济学家和财经评论家却在电视上吐沫乱飞,没有一个人谈及美元出逃对这件事的影响,看得我顿时起鸡皮疙瘩。谁也不知道在过去的六到八年里,在人民币升值的通道,有多是对冲资本流进中国,全部出逃后对中国经济产生的影响有多大。我只是感觉到危机一天一天来临。这是国际资本的大背景。  为什么奥巴马一点也不担心17万亿美元的债务,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他应该很清楚,在制造业100%的撤回后的2015年,他的账目就很清楚了。在全球的对冲资本回来后,美国政府可能拿到多少钱?当然,政府拿到的只是税收而已,绝对不止17万亿美元。这是奥巴马的帐。这笔账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在中国出逃的对冲资本所上缴的税收。

现在我们来谈谈中美之间如何结账?  首先讲的是我们欠美国什么?这个当然是结账后才知道。实际上,等美元全部回流后,中国的廉价资源和廉价劳动力的优势已经荡然无存,出口企业绝大多数都已经破产,这个时候,我们欠美国的是美元。没有美元,我们主要依赖进口,用什么支付成了关键。我们和日元互换,结果,因为日元兑美元的贬值,我们实际上兑日元已经升值38%。这个生意怎么做?我们又去和英镑互换,结果英镑兑美元又在贬值,而我们兑美元却在升值,根本不敢贬值,一贬值房地产立马崩盘,人家兑美元贬,我们兑美元升,这一贬一升中,隔了多少?这个生意又怎么做?明知行不通,却偏偏去干,何益?我们最需要的是,对美元实行汇率的自由浮动,才不至于影响国际贸易。别的东西都是过眼云烟。  其次是美国欠我们的是商品。商品这个东西,定价权都在美元,这就造成了事实上的不平等。这就涉及一个问题,我们的货币主权问题。前面我们探讨过这个问题,但是没有涉及算账的问题,现在到了2015年该结账的时候,这个问题又更重要了。对于任何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其经济“顶层权力”一定是牢牢地控制在自己手中。比如,美国的量化宽松政策、美元强弱走势、美元利率与美股走势,难道可以由中国、日本或欧盟来摆布吗?显然不可能。美国完全根据自身经济发展和金融资本套利的需要,制定美国的货币政策并操纵美元的汇率走势,但是,美国拒绝任何国家对其货币与汇率政策的指责。即使是在美国驻军控制之下的日本,其经济顶层权力也不受美国掌控。在美国推出量化宽松政策之后,日本迅速推出“超常量化宽松政策”,使日元快速大幅贬值,同时推高股票市值,防止日本国内财富遭到垃圾美元的洗劫。反观中国,则是一副完全相反的图景。  从2005年7月启动汇率改革的那一刻开始,美国政府和国会就牢牢掌握着人民币汇率的定价权。所谓“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演变为由美国政府和国会及其背后的国际资本所掌控的可预期的、持续升值的汇率制度。美国政府和国会的压力决定着人民币的价格走势和升值节奏。人民币兑美元由“汇改”前的8.11人民币兑1美元,升值到目前的6.20人民币兑1美元。在人民币持续的可预期的升值过程中,美联储打开了垃圾美元的闸门,中国外汇储备由2004年底的6099亿美元快速上升到目前的3.4万亿美元,增长5倍以上。人民币持续升值吸引了大量热钱涌入中国,造成基础货币的大量投放,稀释了人民币储蓄者的国内购买力,形成了通货膨胀的隐患;大量美元资本涌入中国兑换为人民币,形成高收益的人民币资产,并享受着人民币升值的财富盛宴;与此同时,中国的外汇储备主要投资于美国国债和“两房债券”等低收益资产,形成收益倒挂和财富流失。  人民币升值的产业后果是严重削弱了国内实体经济的竞争力,同时增强了在华跨国产业集团的竞争力。人民币升值有利于在华的跨国产业集团降低进口零配件的成本,提高其产品的在华竞争力,最终抑制中国本土产业的发展;同时,人民币升值造成大批出口导向型实体企业破产倒闭,形成银行坏账。在国内市场,制造业企业面临着跨国公司进口配件的成本优势压力;在国际市场,制造业企业面临着人民币升值所形成的价格压力。最后,国内资本开始从实体经济领域撤离而进入房地产等投机领域,逐步形成了巨大的房地产泡沫。在实体经济的利税增长乏力的情况下,不可持续的卖地收入成为地方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同时,基于土地收入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开始高速运转并大量举债融资。政府官员的任期制、政绩考核制和工程项目的灰色利益链,刺激着各地政府融资平台发债的疯狂。只要本届官员资金到手,哪怕下届政府洪水滔天。这是各地官员的普遍心态。社会资源配置出现严重失衡,经济金融危机随时可能爆发。这一年将会发生什么,谁也无法预料。所以中美之间账怎么算的确是一件令人头痛的事。如果谈不拢,美国的对冲资本将会与中国强制清算,那就是金融风暴的全面爆发,后果将很难设想。  美国的帐是很容易算的,有多少资金回流,这十来年赚了多少钱一清二楚,在整个新经济体国家大概赚了十多万亿美元是没有问题的,政府所有的债务都有了出处。中国的帐是一本糊涂账,因为这一届政府无法去和上一届政府去算账,而上一届政府又可以往上一届政府推卸责任,这种办法根本不是办法,最后只有体制来承担责任,实际上是无人承担责任。

2015年美元指数如何体现中美两国的结账问题呢?  我们大家都知道,人民币没有加入美元指数,在美元指数里也没有权重,也就算不上是全球主流货币,这一点上与当年卢布差不多。所以,如果仅仅只是和中国等新经济体国家结账,那样不用动用美元指数,只要美元指数保持在100点上下方就够了。很多分析师认为,美元指数在2015年会上攻165点,我不太赞同这个说法,不是不能够,而是不需要,再说如果要上攻165点一定要加息几次才行,那时美元还不具备,所以我认为不太现实。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利用对冲资本去冲垮新经济体国家的汇率体系就够了,不用采取其他的手段。如果不仅仅只是结账,而是要搞垮这些国家那就另当别论。这个不在我的探讨之列。我只关心如何结账的问题。实际上我很清楚,说出来就没有意思了。从技术上来说,美元指数虽然经过漫长的筑底,但是,要一飞如虹还要悠着点。现在的世界已经基本太平,敢闹事的独裁者基本被清除,剩下一个朝鲜,随他怎么玩,注定搅水不浑。人类最伟大的使命是创造新的文明,而不是把异类斩草除根。  下面我们来谈谈我们将如何应对2015年。  现在我们还不知道我们面对的是谈判,还是强制清算。而清算最终可能会来临。在利益上,无论是个人之间还是国家之间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不到万一不肯让步。所以,我才会认为最终的清算可能会来临。这种清算可能面临三个问题:  一个是历史的背景完全不同了。  在美国制造业没有回归之前,美国官方一直认为人民币汇率受到人为的压低,需要不断的升值,于是,我们便不断的升值升值一直持续10年,从2005年一直到2015年,这种单边升值只能为国际对冲资本提供套利的方便。是人是鬼都会赚中国汇率的差价钱。比方说,高盛就采取转移法:  讲一个实例:高盛在双汇收生猪厂,收购花了70亿美元,那猪厂,一年净利润3到5个亿美元,最乐观估计也要15年收回投资。养猪厂最大的资产是什么?猪,屠宰设备,土地,品牌无形价值?我们一个一个估算,年养1500万头猪,年屠宰2700万头,商品猪的生长周期为170天,也就是半年,年养1500万实际存栏量只有一半750万只,这70亿美元要都是收猪了相当一千美元一条猪,金猪啊?美国商品猪市场价约为一英担六十美元,一头可售商品猪重两英担市价120美元,存栏猪750万只顶多9亿美元,看来厂房土地设备与品牌价值这个虚无的无形资产要花剩下的62亿美元了。  设备,同样国产设备每天6000头生猪流水线设备(宰杀,剥皮,冷冻,消毒,杀菌一条龙)是6500万一套,2700万年屠宰量,相当于一天7.3万屠宰量,相当12套流水线,投资约7.8个亿,这是人民币计价的设备,这是新流水线价格,设备是有折旧的,我就算美国设备贵翻番按照美元计价不过是16个亿美元。去掉猪与设备,现在还有46亿美元去买所谓的地与无形价值。美国这种大工厂一样的商业地价便宜一塌糊涂,有兴趣自己去看,2.5万美元保证你能买到1.5亩地。拿四分之一剩余收购价12亿美元去买地就可以买到46000亩地,一千亩一个工业区可以建设46个,(拿二分之一剩余收购价23亿美元去买地就可以买到93000亩地,一千亩一个工业区可以建设93个)够用了吧?剩下的34亿美元就是为了去买所谓的虚无的品牌无形价值吗?你当你是可口可乐吗?吃猪肉看屠宰场标牌?  如果按照这个猪厂号称131亿美元价值来算,去除9亿美元猪价,12亿美元地价(在美国够买很多土地了),16亿美元设备,相当于他们的品牌价值100亿美元,如今现在自己估出来的100亿美元飘渺的东西卖了34个亿美元,你是不是有去北京动物园买了一件标价1000,商贩卖给你340元,你还很开心的感觉呢?大家既然都不傻那就继续看下去。  说到这就要说说双汇发展的二当家,百分二十股份的二当家背后是高盛集团,不过是在香港包了层皮,如今忽悠借钱去买美国的资产,这戏好不精彩。双汇发展截止2013年3月31日季报,货币现金连同有价票券折合美元不到8亿,其母公司双汇实业所有资产不过200亿,折合美元不过32亿,当然这不是刨除负债的净资产,不知道两个月不到从哪里搞到60多个亿美元去玩收购,按照今天收盘双汇发展市值151亿美元,流通市值60亿美元多一点,也正好是第一股东双汇实业控股的股票市值。  我不知道背后是靠股权抵押还是金融贷款弄到的钱,不过这么近似的两笔钱,一个60亿美元的融资额一个60亿美元的市值,不得不让我想到双汇是被二股东忽悠了用股权抵押来换取背后银团的融资。究其实质,这戏的不过是双汇一二股东唱的双簧。国内某些人想通过这种形式来将钱转移出境,未曾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但更多的戏份会是与二股东的周瑜打黄盖。二股东既能合法将热钱通过收购的形式转移出境,又可以当美元升值时,大的还不起,将抵押股权收入囊中,二当家果然玩了一石二鸟的把戏。 一个净资产不到20亿美元的中国公司,凭什么去获取71亿美元的贷款?为此支付的商业贷款利息(7.5-8%)都比收购公司的年纯利多。这只是高盛一个小小的案例,我们中国的资产就在这种单边升值中被外资转移出境。  到2015年美国的制造业和资金都已经回流完毕,美元从贬值通道转为升值通道,想想看高盛要赚多少钱。这个就是表示历史的背景已经完全不同。  第二个是在被强制清算的状态下,第一个受到攻击的就是汇率,也就是我说的货币泡沫将会显出原形,实际汇率将取代现在的固定汇率,那么,人民币兑美元会走进20元至30元的区间。房价泡沫必然导致货币膨胀,而货币膨胀必然导致对美元的最后贬值,这是资本的铁的规律。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房价泡沫都不可能玩到中国这么大,其原因就是只要是自由市场经济国家,货币发行都是很严格的,唯独只有极权主义国家才敢大肆印钞,因为这种权力是不受约束的。在印钞权不受约束的经济体最后的崩溃都不可避免,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就是因为美元在。在价值观上,美元是抗拒一切的极权主义的。这就是自有美元霸权以来,固定汇率屡遭攻击的主要原因。强制清算的厉害之处就是,一个鬼子都不留,将会毫不留情的绞杀所有的货币泡沫创造出来的一切财富,因为那都是虚假的财富,应该得到消灭,否则,会危害全人类。当年的拉美国家也是当时的发展中国家被沃尔克无意中全部绞杀,日本战后崛起时产生的房价泡沫被彻底破灭,东南亚以投资和出口主导的经济模式都无一幸免,现在的金砖四国等新经济体以通胀率高于经济增长速度的模式在必然惨遭血洗面前,我们看看历史就会知道首先受到攻击的必然是汇率。第二个受到攻击是股市和楼市,每个国家都有资本市场,很多国家楼市不是资本市场而是生产民生产品的,美元从不攻击,而且这样的纯民生的住宅市场不可能产生超级泡沫,一有泡沫必然会受到国际资本的攻击。中国的楼市在2009年后是一个纯粹的资本市场,所有住宅一律是金融产品,这次必然受到猛烈的攻击,价格水平按照目前的实际购买力,很多城市要跌去80%。至于中国的股市,已经在底部区域运行,崩溃的一天会来临,市场会在崩溃后开始修复。而中国住宅泡沫的修复将会长达11年以上。  第三个问题也是在强制清算下会发生的。历史上很多国家都是在经济危机出现后发生社会变革的,北宋末年就是在发生钱荒后彻底失去了江山,前苏联因为在毫无办法的情况下依赖印刷卢布才得以维系,结果一夜之间分崩离析。这些历史的教训我们不能忘记。从现在起,不能再指望大肆印钞拉动经济增长了,那样的增长是毫无意义的,只能埋下经济危机的祸根。而经济危机一旦爆发,将摧毁一切的增长,中国经济增长会被打回原形,那就成为历史上最大的笑话。当然这是政治问题,不是我想说的。

2015年我们的生存法则。  这个问题基于两个前提,理论上中国房价泡沫从2013年7月份开始破灭一直持续到2014年。在中国只能说是理论上,在事情没有发生前只能这样说。因为中国政府有过三次救市的举措,而这三次彻底扭曲了市场。一般认为事不过三,但是对中国不应该这样考虑,中国一定要大难临头毫无办法才会走向房地产的彻底崩盘。  我们先来看这三次救市和救市引发的恶果。第一次救市就是2009年,当时,2008年一线城市房价泡沫,珠三角长三角很多开发商倒闭,房价跌去一半的楼盘比比皆是,结果,引出了4万亿刺激经济计划,房地产是繁荣了,但是从此中国经济开始末路狂奔,已经不仅仅只是房价泡沫,还衍生出货币泡沫和债务泡沫;第二次救市是在2010年房价泡沫快要破灭时,政府出台限购政策暂时冷却了楼市,却给市场以希望以为限购就是稀缺的,而稀缺的就是好的,这种概念被开发商散布出来,不知道诱发多少人冲进泡沫之中,但这是没有用的,概念就是谎言,总有一天会破产的,可是市场一直认为中国要经济要增长不敢让房地产崩盘,更加放大了房价泡沫;第三次救市是在2012年5月份,在无人买房的情况下,一个月内两次降息,重新放大泡沫。这次一定是死定了,已经到了无可挽救的地步。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房地产的崩盘一定会出现。  面对这种情况,我们怎么办?很简单,中国不管哪个城市住宅都是严重过剩,而这种过剩十年也消化不完。没有谁有那个高超的水准可以想办法把这些住宅都消化完毕,也没有谁可以长期坚守下去,只要房价大跌,这些空置住宅将会向潮水一样涌出来,谁也挡不住。这才是他们最为恐惧的事,一切掩藏在房地产当中的罪恶都将显现出来。这是一场历史的大变革,无关乎我们的命运,但是,一定关系到我们的利益。那就是我们前面说过的,因为房价泡沫衍生出来的货币泡沫必然最后导致对美元的贬值,而这种贬值无论采取什么手段,在美元走强的过程中都是无用的,人民币的大跌注定了会发生。人民币一旦大跌,所有人民币资产必然受损,因为人人都将为滥发货币的后果买单。聪明的人,早把资产转移到了美国,目的就是避险,这是谁都明白的事。而且,对大多数人来讲,这是唯一能够避险的渠道。  回过头来,我们再来说说2015年的这个结账问题。我们不希望出现很激烈的行为,然而资本市场的厮杀从来都不讲人情,常常把人往死里整。比方说黄金市场上中国大妈,刚刚跌破1400美元就去扫货,结果如何?很快跌破1300美元,眼见着更快的速度跌破1200美元,那他们去抄底的人不是全部遭到血洗。黄金下跌就好比掉下的刀子,随时会杀伤人。这个在市场上叫做绞杀最后一批购买力。目前中国楼市也是如此,总有人最后一次冲进泡沫中。在2015年同样如此,不管是顺利结账还是强制性结账,中国经济泡沫都会破灭。  2013年6月份数据:美国5月份耐用品订单增长3.6%,增幅高于预期的3.2%。S&P Case-Shiller 20个城市房价指数4月份同比增长12.1%,经济学家们的预期为增长11.1%。5月预售屋销量增长2.1%,折合成年率为476,000套,市场预计5月份预售屋销量折合成年率为462,000套。世界大型企业研究会(Conference Board)公布,6月份美国消费者信心指数升至81.4,预期为75.5。由此看来,美国经济复苏的底部已经非常坚实,经济起飞的时间指日可待。  由此我们分析2015年美元指数的上涨可以保证维持在100点上方运行,至于高点,如果不是强制结算,那么,120点是可以突破的;如果是强制结算,那是需要165点的力度才能达到预期的目的。分析美元指数是一件很奇妙的事。世界上的事千奇百怪,时时刻刻都在发生变化,可以预见的事却不是很多,美元指数之所以可以预见,是因为有规律可循,而且,全球的资本都遵循这个规律。(凤凰网)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