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香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加香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德润巴渝新时代重庆人一家三代人坚守水文站半个世纪谭波选择水文就是选择奉献

发布时间:2021-01-08 15:03:42 阅读: 来源:加香机厂家

掩藏在半山里的石角水文站。 记者 黄宇 摄

华龙网7月25日6时讯(记者 黄宇)从綦江区石角镇出发,开车近20分钟,在一处公路边停下,沿着石阶往下,越过一段废弃铁路,一栋矮矮的白房子伫立在眼前。这里就是石角水文站。

正是七月艳阳天,从远处河滩里走出来一个身穿短袖长裤的中年男子,扛着脚架一样的设备,向水文站等候的众人打招呼。他便是石角水文站站长谭波。这个蒲河边上的水文站,谭波一家已有三代人接力坚守。

一家三代人坚守半个世纪的水文站

谭波和母亲张素英在电脑前填数据。 记者 黄宇 摄

临近中午,刚从河里回来的谭波顾不上歇息,坐在电脑前,开始记录水情。母亲张素英赶来打下手,拿着记录本给儿子念观测数据。一旁的桌上,煮来当早饭的玉米还都完整地躺在盘子里,都没来得及吃。

在这个只有一个正式编制的水文站,谭波是站长,更是站员,进入主汛期以来,他往河里跑的节奏更勤了。“每天都要准时向上级报送数据,一刻都不能耽误,更不能出错。”谭波说。

谭波是江津人,外公张源开就是一位基层水文工作者,曾在石角水文站度过了大半辈子,上世纪六十年代曾因显著成绩获得过水利部门表彰。1972年,母亲张素英接班成为一名水文人,谭波从小就和水文打交道,对水文站有着特殊感情。

受母亲熏陶,2003年,谭波回到从小生活过的石角水文站,成了一名年轻的负责人。

石角水文站站长谭波和父母一起进行汛前整战。资料图

不忍儿子一人劳累,今年69岁,早已退休的张素英,又返聘到站里,帮儿子“打杂”。

“我小的时候,外公出门观测水位都是带着煤油灯、披着蓑衣蹲点,或者在测船上纯手工测量,那时候比现在要惊险多了。”如今,小时候的故事都成了谭波自己要亲身经历的工作,但他并没有胆怯,反而越战越勇,守护着身后的水文站。

全家人上阵保障汛期洪水过境

谭波外公曾获得水利部门颁发的奖状。 记者 黄宇 摄

石角水文站设于1958年,位于蒲河下游,属于綦江一级支流,由于河道浅,受山溪影响大,洪水频繁。

“这种小河的水势涨跌特别快,遇到大暴雨的时候,可能十多分钟就能形成一次洪峰。”谭波说,进入汛期以来,水文站基本无休,需要时刻注意观测水位变化。

让谭波记忆最深的是2016年6月,蒲河一个月内遇到了两次超警戒、一次超保证水位洪水,“这样大节奏的洪水,工作十几年我也是头一回遇到。”

那段时间,谭波发动了全家人上阵观测。白天,父母还能帮忙接听电话、清理铅鱼和流速仪上漂浮物等,但到了夜里,谭波便只能独自战斗,确保整点观测雨水汛情并发送数据。

三次涨水要数最后一次持续时间最长,水位也最高,这时的数据测验也尤为关键。偏偏这时站上停电,加上河面上漂浮物越来越多,谭波想到用水面浮标法施测洪水流量。这是一种传统的手工测量洪水方法,由水文人在实践中总结而成。

施测时,父亲谭德尧在一头投下浮标,谭波则负责画辐射线,母亲在另一头传送浮标到达信号并记录浮标流经历时。最终,谭波协助市水文局成功发布了水情预报,沿江人民及时进行了撤离。

希望女儿未来能接自己的班

石角水文站曾获得全国先进报汛站称号。 记者 黄宇 摄

在谭波的办公桌上,摊开着不少小册子,上面密密麻麻填着降雨量、降雨天数、水位等,大致有好几百页,都记录的工工整整。

“下多少雨,什么时候下,要精确到多少毫米、几点,我们就是通过这些数据来汇总、推演得出水情预报。”谭波说,“别看这些数据是枯燥的,它直接影响到上级部门对整体水情的判断。”

而今,女儿刚刚考上大学,谭波希望她也能学习水文专业,未来回来接自己的班,“一来工作稳定,二来我也能在专业上帮帮忙。”

石角水文站站长谭波和父母。 资料图

凭着这些年的不断钻研,谭波成长为既拥有上一辈老水文人的传统经验,又掌握遥测仪器使用和维护、雷达波、ADCP测流等新型专业技术的业务能手。“选择水文就是选择枯燥、寂寞、奉献,但等你适应了,你就会爱上它,并且离不开它。”谭波说。

入党积极分子培训心得体会

经历的财富

在沙漠的中心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