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香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加香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医院推中途宿舍助精神病患者回归社区

发布时间:2020-07-13 18:20:41 阅读: 来源:加香机厂家

在中途宿舍里,厨房里做饭的,餐厅里擦桌子的都是康复的患者,他们做着自己力所能及的事。

对于长期住院的精神病人来说,出院难、出院后如何适应家庭、社会是个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问题,一些病人出院后因不适应而再度犯病。为此,海淀区精神卫生防治院试点创建了一种帮助精神病患者过渡中转的中途宿舍,以家的形式让病人逐步适应家庭,逐步恢复他们的生活、社交等能力。但是,这种试点也遭遇了资金困境。昨天,北京市残联表示,今年将在全市推广中途宿舍,场地资金等问题正在研究扶持办法。

□家的故事

学会像家庭一样生活

在海淀区百旺家苑的一座普通的居民楼里,住着8口人组成的临时家庭,其中6名是精神残疾人,1名护士和1名护工。

护士穆爱国是这个家庭的家长,不过这个家的事,更多还是大家商量着来。我们的家要怎么过,大家都要出主意。每周,家里要开一次家庭会议,有什么问题,大家有什么想法,都可以提出来,对我有意见也可以提。穆爱国说,家里的打扫、做饭实行轮班制。

昨天,这个特殊家庭的晚饭,就是由两名成员刘芸(化名)和马兰(化名)操持的,晚上我们吃蛋炒饭。马兰边说边熟练地搅着鸡蛋。其他家庭成员们有的在阳台上看风景,有的在喝茶,有的在看电视。

在这个约有150平方米的屋子里,居家用品都收拾得很齐整,地上、房里、桌子上都干净整洁,每个人床上的被子也都很规矩地叠好。

聊天遛弯与常人无异

说起这6名家人,穆爱国掩饰不住骄傲,刚来时,每个人什么都不会做,我要慢慢地教,教他们摘菜、扫地、做饭、买菜,当然,复杂点的菜就由我或护工来做。

穆爱国在自己的家里是个什么都不用做的大男人,但在这里,几乎事无巨细,都要操心到。这个家每周买两次菜,每位患者生活费为500元,钱完全由家庭支配。月底有结余还可以去外面聚餐。

穆爱国说,很多人以前住精神病院里时,吃不完的饭随手就倒了,来了这里,也知道为家里算计了,买菜也学会了还价。

精神残疾人另一个问题,是交往能力的缺失。但在这个家庭里,他们会聊天,聊各自的家庭,一起搭伴遛弯。穆爱国说,这些病人的自理能力、交际能力得到很大恢复,可以说他们随时都能出院。

信任基础的开放管理

由于家庭成员的特殊性,很多人容易出现自残或伤人的情况,安全是首先要考虑的问题。但在这个家里,厨房有刀随时可进,窗户随时可开。穆爱国的工作就是每天督促他们按时服药,防止病情反复。

穆爱国说,刚开始压力很大,就怕病人出事,后来才慢慢放松些。与精神病院封闭的管理不同,这里是全开放的,6位患者可以自行出门,去逛超市,买菜,遛弯,只要按时回家吃饭就行。你信任他们,他们也就信任你。

穆爱国记得,早几年院里组织患者游公园,几乎是人盯人,甚至是二盯一。但现在,穆爱国经常一个人带着6个人集体遛弯,有时还和别的中途宿舍一起出游,有一次29个人一起去游园博园,这在以前是不敢想的。

□现状调查

进中途宿舍须多道评估

类似百旺家苑这样的精神残疾人中途宿舍,海淀区一共有10个,均由海淀区精神卫生防治院(下简称精防院)成立。

据了解,除了纯粹以康复为主的模式外,中途宿舍还有一种形式,是为年轻患者提供简单的工作岗位,比如在残疾人福利企业内加工一次性筷子,或是做收银员、洗车等,工作所得为病人自己的收入。不过,这些患者仍以家庭成员的形式住在一起,需要自己做饭、买菜、做家务等等,也有专门的护士照管。

并不是每一个精神残疾人都能进中途宿舍。

每个进来的人,都必须经过精防院精神科专业医生的多项评估,包括患者安全性、精神状况等等全面的检查测试,评估合格的病人基本也就达到了出院的标准。

精防院副院长武爽说,在医院长期的封闭治疗会让患者丢失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依赖性也特别强,一旦突然出院会不适应,极容易复发。

但在中途宿舍,可以给予他们一个适应、过渡期,恢复一定的社交能力、生活能力、自理能力,以便回归家庭,回归社会,这也应该是精神病人治疗的最终目的。

患者康复后仍难被接受

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中途宿舍生活过一段时间的精神病人,完全达到了出院的标准。但是,仍少有人能够回家。武爽说,去年,中途宿舍共为174人次的精神残疾人提供服务,但真正回家的只有14人。

武爽所在的精防院有61个患者,基本都入院5年以上,时间最长的一个,在医院住了30多年。

这些患者中,大部分都是非直系亲属是直接监护人,家里完全没人管,有的一年也就看一次,就是有人管的也不愿意接走。

穆爱国所在的这个家庭中,6个患者在医院住的时间基本都在5年以上,如果没有中途宿舍,他们也许一辈子都走不出医院的大门。

武爽记得,院里在2009年组织院里职工去意大利学习,当时特别让我们震撼的是,意大利的精神病院床位非常少,病人即使去了,最多也只能住15天,更多的病人是在社区里进行开放式的康复。

而我国精神病患者的现状是,一旦入院大部分会长期住下,且院里都是封闭式管理。

正是受意大利模式启发,精防院开始了对精神病人院外康复的探索,并于2011-2012年先后成立4个院外康复站点,并于2013年尝试成立了以家庭为单位的康复园精神残疾人中途宿舍,为精神残疾人提供一个家庭式的康复中转站。

资金安全风险都是难题

但是,现实首先摆在武爽的面前,海淀精防院设置的10个中途宿舍,全部入不敷出。

武爽给记者算了笔账,以百旺家苑康复点为例,房租费一个月8000多,算上水电气费、吃饭、护士、护工工资支出等,平均一个患者每个月所交纳的康复治疗费应为3500元,才能勉强维持收支平衡,现在一个患者每个月交费为1500元,还有500元伙食费,但这是拿出来给家庭支配的。

场地问题则是另一个困境。据了解,10个中途宿舍全部为租赁用房,去年有3个关门了,有的是因为房租太贵,有的是邻居不乐意,房主不愿意租。

而更大的问题则是风险问题。由于精神病患者的特殊性,极容易发生逃跑、自杀或伤害他人等行为,每个精神病院里的防范是特别严格的,但在中途宿舍几乎是开放式的。

武爽告诉记者,去年曾有2名患者在遛弯时,从中途宿舍离开回家,所幸最后都安全、顺利找到,但如果一旦发生风险怎么办?巨大的责任只能由我们来承担。她希望政府能对中途宿舍给予更多的扶持和帮助。

□官方声音

研究扶持办法推广中途宿舍

中途宿舍康复模式的成功,也引来残联、卫生等多部门的考察。中残联主席张海迪就曾亲自到现场了解中途宿舍。

北京市残联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精神残疾人确实面临出院难、适应社会难等诸多问题,而中途宿舍的出现,无疑能有效推动这些问题的解决。

相关负责人表示,残联今年已考虑在全市推广精神残疾人中途宿舍,为精神残疾病人提供一个适应过渡、回归家庭及社会的平台。

而对于中途宿舍所遇到的资金、安全等种种问题,北京市残联康复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残联正在研究中途宿舍服务机构的扶持办法,以及稳定期精神残疾人入住中途宿舍的补贴办法,在减轻机构、患者负担的同时,吸纳社会力量参与到中途宿舍的建设中来。

名词解释

中途宿舍

精神病人从医院康复后,如何回归社会往往是他们面临的难题。中途宿舍是精神病患者在医院与家庭之间的中间站,为精神病康复者提供回归社区前的过渡期住宿及康复服务。入住中途宿舍的,是可以康复出院但家庭还没有做好接纳准备的康复者。

中途宿舍以家庭模式出现。在这里,每个人都会扮演不同的家庭角色,进行最基本的生活适应,对回归社会起到过渡作用。(来源:京华时报)更多新闻请阅读:路在何方精神病人的生存思考

宿州制作职业装

阻燃焊工服设计

枣阳工服订制

荆州定制西服